一筆趣 > 都市小說 > 傾覆之塔 > 第五十七章 英雄的命運

    測試廣告1        坐在座位上的摩根的身體微微顫抖,但抬起頭來望向壞日的眼神中卻有着難掩的期待。看書否 m.kanshufou.com

    那期待的火光異常微弱,像是在寒夜之中劃燃的火柴。

    「看起來你知道我,這就好辦了。」

    壞日嘴角無聲的上揚,露出鋒利的犬齒。

    他那冰冷的獨眼義眼死死盯着摩根,像是要把她看穿了一樣。

    他大大咧咧坐在摩根對面,翹起腿來。

    「巧了,我也聽過你。水鬼是吧。」

    這並非是摩根作為殺手的代號,而是執行部在調查被她殺死的人時給這個無名殺手起的名字。

    因為被她殺死的人,如果屍體被發現的夠早、是會在死者身上與房間中看到莫名水漬的。

    看起來就像是他們被溺死了之後,搬到這裏一樣。

    「能夠將人憑空溺死的非法靈能者」,最後有意無意的、案情的調查就拐到了這個方向上。

    「你是想幹掉卡瑪爾瑟,對吧。那麼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。

    「——你是第一次見到我嗎?」

    「我」

    不等摩根回答,壞日的那隻義眼就從摩根臉上的微表情中搜尋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於是他立刻打斷摩根的話。

    他繼續發問:「你第一次被送回來的具體時間是什麼時候?」

    看着摩根震驚的面容,壞日無聲的笑了笑:「是的,我都聽見了。不用想什麼謊言來搪塞我。」

    「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聽的?」

    雖然心中還是害怕,但摩根還是鼓起勇氣問道:「托瓦圖斯先生那裏開始嗎?」

    「或許更早。」

    壞日答道。

    正確的答案是,他一直尾隨在理髮師身後。

    雖然卡瑪爾瑟應該不會得到過去周目的記憶,但這不代表理髮師本身不會遇到什麼麻煩。

    之前「教父」動手殺人的時候,他差點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殺氣、直接跳出來了。

    他對這種蠢貨沒有任何耐心可言。

    壞日光是看到他們存在就會心煩,而看到這些傻逼犯蠢更是殺心自起。

    教父殺死其中一個人,某種意義上還真是救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雖然從壞日的角度來說,這種人並沒有什麼拯救的價值。但他有一個好習慣,就是不會幹涉朋友的選擇。

    既然理髮師覺得他們有拯救的價值,那他也懶得管。

    壞日不會像是那些蠢人一樣,明明什麼都不懂、還要在朋友身邊指手畫腳。

    但他比理髮師更了解下城區的這些渣滓。

    除了首領還算是正常人其他人根本就不講道理,做事沒有邏輯、不講利益。

    任何行動都只憑心情,或者說「情緒」。

    誰要是突然發了瘋,打算給他們的教父一槍、準備揚名立萬怎麼辦?

    要是平時也就罷了。

    以羅素的實力,肯定沒那麼容易死最多也就是「理髮師」的變身形態被打掉。

    但今天不同。

    今晚的刺殺行動,「群青」是不能參與其中的。因此「理髮師」這個身份絕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所以自從理髮師進入下城區,壞日就悄無聲息跟了上來。直到理髮師再度回到上城區,他才敢離開對方的身

相關:玩家超正義  水銀之血  
語言選擇